天津资讯网 > 新闻 >

民法典:治理医疗科研 确保科技向善

来源:天津资讯网 新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开启了新时代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崭新篇章。面对伴随人类科技进步而来的新现象、新问题,被誉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的民法典给予了一系列彰显中国智慧的解决方案。其中,民法典首次从民事立法角度对医疗科研领域的人格权益保障给予了正面回应。相关民事规则的设立,使医学道德约束从长久以来的软性伦理价值认同转化为法律规范层面的实然行为指引,最大限度阻却了医疗科技发展对人格权益造成的不利影响,加强了社会主体人格尊严的保有与人格利益的维护。



  一、民法典在私法领域为医学临床试验划定了行为边界

  众所周知,医学临床试验是研制新药、医疗器械或者发展新的预防和治疗方法的重要步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制定的《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中,存在一系列规制药品医学临床试验行为的具体规范。但是根据上述规范性法律文件,违规医学临床试验仅能产生行政法、刑法等公法领域的法律责任。

  而民法典第1008条规定:“为研制新药、医疗器械或者发展新的预防和治疗方法,需要进行临床试验的,应当依法经相关主管部门批准并经伦理委员会审查同意,向受试者或者受试者的监护人告知试验目的、用途和可能产生的风险等详细情况,并经其书面同意。进行临床试验的,不得向受试者收取试验费用。”该规定在私法领域为医学临床试验划定了行为边界,具有重要的进步价值与制度意义:以人为本,凸显对人的价值尊重与终极关怀。

  一方面,通过私法意思自治,保证参与主体的自主自愿。是否具备知情下的自愿是衡量试验正当性的重要前提。民法典要求临床试验必须“向受试者或者受试者的监护人告知试验目的、用途和可能产生的风险等详细情况,并经其书面同意”,不仅明确了医疗试验机构告知义务的具体范围,还为受试者的内心真实意思形成保障创造了条件,并可以与民法典总则编民事法律行为体系中的欺诈、胁迫、重大误解等意思表示不真实、不自由规则形成规范合力,对受试者意思表示的真实性进行充分判断,确保其自主自愿。

  另一方面,完善法律救济体系,弥补公力救济不足。医学临床试验的对象是人,制定试验行为规范的首要目的就是保护受试者。作为法律救济手段,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的很难直接实现对受害人物质及精神损害的填补。而借助民法典第1008条,为受试者寻求民事救济提供了依据。通过直接对受害者进行民事损害赔偿,达到了对受试者保护的根本目的。



  二、民法典为基因等科研行为提供了评价标准与预防机制

  基因编辑、胚胎冷冻等新兴生物领域的科学技术发展,极大拓展了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广度与深度。但有意识的“人对人的修订”可能会威胁只能作为“目的”存在的人的主体性地位,对自然人基于“自然状态出生”的属性带来伦理挑战。而且,一旦人类基因、人体胚胎等科学技术被过分附加营利属性,则可能会冲击人生而平等的普适性价值准则。对此虽然已经设置了医学伦理委员会等相关监管机构,但在判断医疗研究伦理违背及确定违反程度时很难遵循一致性标准,并且其事前预防作用也未得到充分发挥。

  民法典第1009条规定:“从事与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有关的医学和科研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不得危害人体健康,不得违背伦理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该条为涉及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医学研究的正当性判断提供了统一标准,具有积极的实践意义。医学研究是否侵犯了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以及人格尊严、人格自由权益,社会个体是自己利益最好的判断者。而民法作为权利法,通过赋予主体人格权、提供一般性评价标准,为其启动医学科研活动伦理侵害的事前预防提供了制度可能。当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有关的医学和科研活动涉及人的生命、健康和尊严时,受害人的反应永远比任何监督机关更迅速、更直接。因此,民法典的该项规定有利于将相关监督工作的关口前移,由受害人直接启动相关科学研究活动的伦理审查,可以更好规避损失、消弭不利影响。



  三、民法典完善了医学研究行为伦理界限的顶层设计

  随着不同科学领域的广泛交叉与深度融合,对人的伦理地位以及对人的伦理保护成为各学科需要共同面对的重大话题。长期以来,医学研究行为的伦理界限在医学领域内被反复严格检视,对医学研究行为的法律规制也更多集中在公法领域,民法典第1008条、第1009条以人格权为切入点,提出了对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医疗科研活动的私法指引,使这些科研活动在人本主义思路指引下能严守伦理底线,让科学研究更好地服务于人的发展。

  其一,民法典对医学研究行为的规制,打破了民法基本价值理念与医学研究行为伦理之间的藩篱,确保科学向善。这也意味着主体平等、私权神圣、意思自治、自己责任等民法核心理念可以对医学研究进行价值传导。包括研究者、参与者、投资者、营销者以及监管机关等在内的利益相关者,都可以透过民法思维,在权利本位观念下,自觉地在医学研究活动中放大人性之善,促进医学研究良性发展。

  其二,民法典为医学研究涉及的具体案件提供了具体伦理底限规范。根据医学研究“不得违背伦理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的规定,在具体案件中可以与民法典第8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实现制度对接,从而扩充了医学研究“伦理性”的判断标准,对侵犯自然人生命、健康、人格尊严的案件中的相关医学研究反伦理行为的认定,提供了直接规范支持。

  民法典紧扣时代脉搏,以第1008条、第1009条为代表的相关人格权制度规范,有效回应了医疗技术发展中的时代关切。这不仅为医疗行为提供了崭新的民事治理思路,确保医学研究为民向善,也为医疗试验、医学研究活动中的人格尊严维护提供了卓越的中国民法智慧。



  (作者单位:天津商业大学法学院)  吕翎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由天津资讯门户网转载天津日报,官方资讯平台宣传新闻,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