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资讯网 > 文娱 >

百岁照(图)

来源:天津资讯网 文娱

 

康 健 插图:张宇尘

  人生充满拍案惊奇,很多是缘于数字的魔力神奇。远的不说,妻子的生日就十分特殊,4年才过一回。这天是2月29日,每4年一闰,2月比平时多一天,因为少见所以多怪,曾经引起过很多人的好奇。有一次,她去火车站窗口买票,工作人员对她的生日也一时迷惑,甚至怀疑到她身份证的真假。我说她是一个奇葩──真真是一朵奇异的花,她非但不以为忤,反以为乐为荣。今年2月29日,适逢她4年一度的生日。确实,这个奇妙的数字,为平淡生活加了料儿,给家人带来了长久的欢乐。

  这还没完,与此相联系,更有奇妙的事。我年长妻子几岁,有一年她48,我52,两人年龄相加正好是100岁。凑巧的是,这一年还是我们结婚25周年,正是所谓的银婚之年。百岁照又赶上银婚纪念,真是巧上加巧。无意中发现这个奥秘,顿觉兴味盎然,心里也有了主意。向妻子禀报后,果不其然受到大力表扬,两人随即上照相馆,很正式地照了合影,美其名曰“百岁照”,还定做了一对银婚纪念钻戒。我俩一致认为,这是一张真正的百岁照,这个创意可谓别出心裁,这样的纪念也可谓别开生面。这张百岁照,虽然是两个人加起来的岁数,但也算名副其实,很有纪念意义。

  按照时下的标准,我算不上是浪漫的人。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在妻子及家人的各种纪念日里,总是跳不出实用理性的藩篱,终究也提不出什么有想象力的创意。女儿戏称我是直男,我自然不大服气,但还是得承认自己想象力确实有限。因为合拍百岁照这件事,我算是成功逆转了一回,也浪漫了一把。

  本来呢,这百岁照,其实就是百日照,原本是庆祝孩子诞生百天的纪念照,现在是儿童摄影力推的一个主题。在中华文化圈当中,婴儿出生的第100天,父母和其他长辈都要举办祝愿祝福孩子长寿的酒宴仪式,取其吉祥意义,谓之百岁、百晬。百日庆贺的习俗一直延续至今,内容和形式与时俱进,虽多有变化,但许多地方仍然保留着喝百日酒、拍百日照,以及赏日等传统习俗。在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明时沈榜《宛署杂记》等书中,都有关于百岁酒、百岁宴的详细记载。古往今来,无论家里有钱没钱,这个仪式都是不能省的。当然,有钱是一种过法,没钱是另一种过法,但是千篇一律、无一例外的郑重其事,却是共同特点所在。在这件事情上谁也不会含糊,肯定要办得又正式又热闹才是。

  我和妻子如今都年过五十,小时候双方父母是否为我们各自摆过百岁宴、拍过百岁照什么的,现在只能凭空去合理想象,事实本身已经不得而知。不过,我清晰地记得,在小时候,自己确实有过一个精致的小银锁,上面刻着“长命百岁”字样。现在去推想这个小锁,兴许就是自己出生百天的纪念物吧。五十多岁的人,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100天,反正已经到了奔六之年,开始要为退休生活做打算了。譬如,今年计划换辆全时四驱兼油电混合的城市越野车,趁着游玩的心劲儿还高,身体腿脚也还灵便,准备在退休后随兴所至,四处走走看看,饱览大好河山。

  孔子说过,“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一般行年过了半百,人生也就过了大半,百岁期颐之寿事实上并不可期。一个人到百岁就很难得,两个人都上百岁更是难上加难,所以百岁照可谓仅此一回,由此可见其珍贵。年届五旬,是生命旅程又一个大的节点。我特意请人为自己刻了一方闲章,曰“天知我命”,视为珍爱之物。古人有“言不尽意、得意忘言”的说法,“天知我命”这词儿是我自己琢磨的,从圣人言教转换出新的意思,感觉甚是自得,自谓言与意皆得。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也给我自信和力量。这枚闲章,别人乍一看即可大体得知我的年龄,想一想还有更深的立意和寓意:虽然说五十而知天命,但是究竟能不能知天命,其实也未可知,但无论如何,天知我命却是必定无疑的。平常之际,不经意之间,努力觉知生命价值奥义百千,实际上也超越了诸如有为无为、积极消极之类的抽象论辩,消解了它们之间的无谓界限。

  我们的百岁照就摆在案头,我们和照片之间每天都在相互对视当中。照片刚取回来时,总感觉拍得不太理想,说不清到底什么地方不好。后来,却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觉得好,不愧是国营老字号,就是拍得好。看着这张照片,其实就是今天的我们注视着过去的我们,过去的我们也在注视着今天的我们。照片上的我们,看上去似乎是目光如炬,直指你的内心;那么,当下的我们,在照片上我们的眼中,是否看起来同样也是眼神炯炯,彼此之间心有灵犀呢?我的真实感觉是,有时好像能看透,有时好像又看不透,其实管它看得透看不透呢!是不是在两相对照之间都在想,在“我与你”的对置当中都在问:未知阁下今次所思所想几何?就这样,在相互对视之中,每天忙着日月过活,又时时都在感悟着人生,感叹人生如梦和人世沧桑。

  百岁照的意义似乎在于,它留住了人生中的一个瞬间,让流动的历史之河驻留定格。曾记得有家照相馆取名曰“二我斋”,当时就慨叹它的主人真有思想。这些浸淫在庸常生活之中的人们,却是可以称之为生活家的,他们让哲学工作者也感到汗颜。在一个特定的时空交汇点上,“真我”与“二我”相互观照,在互为主体的思考中,相信一定会大有益于明心见性。在凝视和沉思中,生活中的庸人如我,变成了若有所思、也若有所悟的哲学家。

  另外,关于我们的百岁照,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是一张真实的百岁照,还是两个人的合影,记录了两个人紧密相连的命运,留下影像作为见证──这个感觉很好。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由天津资讯门户网转载天津日报,官方资讯平台宣传新闻,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相关文章